出口法国注意了!巴黎爆发50多年来罕见骚乱,政府考虑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 2018-12-04 -

  面对这一混乱的局面,许多法国媒体已经不再使用“抗议活动”来定义这一场骚动了,不少法国媒体在12月1日的报道中,已经将之称之为“起义”,更有媒体直接写到:这是自1968年以来,法国爆发的最大动乱。

  
  最近半个月,西欧国家法国因为“黄背心”运动,被搅得不得安宁。暴乱势力的打砸抢烧此起彼伏,已经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12月1日,第三波暴动再次在法国上演。令人担忧的是,法国周边的意大利、比利时等,也开始初现“运动之光”。

  根据法国媒体《巴黎人报》的报道,当地时间12月1日至2日凌晨,消停了几日的“黄马甲”抗议运动再次卷土重来,这是继此前11月17日、11月24日两次抗议运动之后,法国半个月内的第三起由抗议演变成暴乱的恶性事件。

 

 

骚 乱

 

 


  上周六,抗议者聚集在巴黎市八区香榭丽舍大街凯旋门周边地区。法国内政部当日晚间公布的信息显示,当天参与游行示威的民众在全法范围内达到7.5万人。而“黄背心”活动方表示共有10.6万人上街抗议马克龙政府。

 

 

 


 

 

  多个极左翼、无政府主义和极右翼的暴力团体也混入了示威人群中。蒙面的年轻人成群结队地闹事,有人手持金属棒和斧头,他们还纵火焚烧车辆和建筑物。骚乱者还构筑街垒、燃烧数十辆汽车、砸碎橱窗并抢劫商店。

 

 

 


 

 

  更严重的是,骚乱者与警方爆发激烈冲突,他们向警察投掷石块。警方则动用催泪弹、高压水枪等装备出手还击。

 

 

 


 

 

  法国当局透露,骚乱共造成130余人受伤,其中一人伤势极为严重,受伤者包括23名警察。400余人被警方拘捕,目前仅有少数人获释。

 

 

 


 

 

  受局势恶化影响,巴黎老佛爷百货和春天百货均停止营业。至少19个地铁站关闭,包括香榭丽舍大道下的星辰广场站、大剧院站和巴士底站。

 

 

 


 

 

  法国总理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因为这场骚乱取消了前往波兰参加联合国气候大会的行程。他说,骚乱的暴力程度达到了“罕见的级别”。

 

 

 


 

 

  路透社将此次事件称为“自1968年以来巴黎发生的最严重的骚乱”,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上任以来遭遇的“最严峻的政治挑战”。

  值得注意到的是,面对这一混乱的局面,许多法国媒体已经不再使用“抗议活动”来定义这一场骚动了,不少法国媒体在12月1日的报道中,已经将之称之为“
起义”,更有媒体直接写到:这是自1968年以来,法国爆发的最大动乱。

 

 

 


 

政府考虑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法国内政部长Christophe Castaner表示,马克龙从阿根廷G20峰会回来后,先赶到凯旋门,审查巴黎市中心被“黄背心”示威者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并在周日晚些时候召集总理和内政部长召开紧急会议,考虑宣布实施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及部署士兵等措施。


  马克龙政府发言人Benjamin Griveaux也在接受法国欧洲一台采访时称,政府正在考虑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以防止爆发更严重的暴力行动。他称,政府对于与示威者开展对话持开放立场,但不会逆转政治改革进程。


  马克龙认为,暴力示威者想要的不是改变,而是混乱。


  有统计显示,当前马克龙的支持率相当低迷,已经处于上任以来的最低水平。

 

缘何爆发骚乱

 

 

 

 


  这些身着“黄背心”的抗议运动起因是民众对马克龙政府提高税收特别是汽油税非常不满。法国媒体称,2018年以来法国的柴油价格涨了23%左右,汽油价格涨了大约15%。


  很多法国司机会将黄色荧光背心放在车内。最初的示威者们主要来自公共交通不发达、收入水平较低的地区,他们穿着荧光黄色的交通背心自发封堵交通要道,抗议油价和税收双双上涨。


  这场“黄背心”运动迟迟没有提出明确的政治诉求,参与的民众只是为了表达对马克龙政府的失望和不满。他们从最初的抗议油价上涨和税收提高,发展到后来抗议任何获得社会高度关注的议题。

  另据第一财经,这是马克龙上任以来所面临的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破坏力最大的一次全国性的示威抗议,“黄衫军”的不妥协态度令这位年轻的法国总统如坐针毡,但仍没找到解决的办法。

  “马克龙政府提高油价的初衷是为了推行清洁能源,但是现在看来,充满硝烟和血腥的巴黎与清洁的形象一点都不符合。”法国创业者西尔维(Sylvie)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的政府看起来有些焦头烂额了。”

  在法国戴高乐机场工作的30岁的巴斯蒂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政府没有倾听底层人民的声音,是导致人们反抗的原因。他说道:“那些卡车司机一个月的工资就一千多欧,还要养家糊口,油价上涨的后果还要他们来承担,这会让很多人无路可走。”巴斯蒂安表示。

  巴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负责人表示:“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严重的暴乱,甚至超过了1968年的五月风暴,政府必须采取行动制止这一切。”

 

暴乱风潮蔓延:比利时欧盟总部遭袭,意大利米兰也游行

 

 

 


  令人感到担忧的是,和前两次的运动不同的是,12月1日的游行运动已经由法国蔓延至比利时和意大利了。也就是说,法国的“骚动病毒”正在西欧国家之间蔓延,没有人敢预言接下去的发展形势。

 

  根据《欧洲时报》于12月2日的报道,法国邻国比利时也同样爆发了打砸烧的暴乱事件。据悉,12月1日当天,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成千上万比利时民众穿着和法国人一样的“黄背心”走上街头,并最终演变成了暴力袭击事件。而在袭击过程中,欧盟委员会总部附近的两辆警车被严重焚烧,比利时警方当天共逮捕了约60名暴力袭击者。

 

  除此之外,紧邻法国的意大利,也上演了“反政府”游行。据意大利《晚邮报》的报道,12月1日当天,在意大利米兰有数千人走上街头抗议新政府出台的安全法令,抗议者认为政府在最新的安全政策上“不作为”。不过好在,这一起游行并没有演变成暴力事件。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包括意大利国家内政部长Salvini在内,不少意大利官员和民众都对目前的欧洲局势表示担忧,因此在目前动荡的情况下,意大利社会中的“脱欧”和“退出欧盟申根国”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